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走进我们

我们的十年_我们的十年小说阅读

时间:2019-04-29 04:58:06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

  陈富贵徐梦旎小说名称是《我们的十年》,在这里可以阅读陈富贵徐梦旎的小说。陈富贵徐梦旎小说精选:陈富贵!你耍流氓耍到你姐姐身上了?这么有本事出去祸害别人去!还不给我穿上衣服!我彻底傻了眼了,根本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,赶忙穿起裤头不啃气了。小姨理都不理我,拉着月月直奔她的卧室,砰的关上了门。我一时间又是气愤,又是委屈,还害怕她直接把昨夜的事情都告诉小姨,百般滋味上心头,实在不是个滋味。

  小姨本来就已经气势汹汹的在盘问我,她俯身站在我身前,那对呼之欲出的大兔子实在给我的压力太大。

  我心想自己也实在太嫩太老实,根本没想到小姨之前那几个问题都是为了麻痹我让我放松警惕,兜了个圈子才亮出爪牙。

  可我能不承认么?这是秃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事情,我要是没动人家的丁.字裤,咋能接口接的那么顺溜?

  我“咕咚”咽了口吐沫,慌乱的答道:“没、没有啊,小姨,我、我就是没见过那是个什么东西,太稀罕了,才拿起来看得,不是想偷了的,我拿来也没用啊小姨......至于那个黑丝裤袜,捎带、捎带的。”

  小姨本来就很漂亮的大眼睛此刻半眯缝着,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怒还是喜,就那么盯了我半天,那感觉怎么说,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随时都能被她吞掉的感觉,看得我后背直冒冷汗。

  “小、小姨,您能往后点儿吗,我、我要倒地上了......”我是真的撑不住了,小姨压迫过来都超过45°角,我最多再坚持个把分钟就要向后摔倒。

  不想小姨咬着嘴突然瞪大眼睛继续俯下身子压过来,我一下没撑稳当,“啊呀~”的大叫一声就翻了椅子摔倒在地,摔的后背和胳膊肘子又疼又麻。

  她扬起下巴说道:“臭小子,看你还敢狡辩。看来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成熟的早,不分城市农村呢......你想看就是想看,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借口?不就是一条丁.字裤?小姨我可没村子里那么思想落伍,成天国际航班飞来飞去的,什么没见过?”

  我躺在地上一边揉着胳膊肘,一边张口结舌的完全懵了,根本跟不上小姨的思维跳跃。也不知道小姨这话是真是假,难道我真太土了?

  但小姨这样看起来真的不在意,难道我以后可以大明大方的去拿自己喜爱的内.裤?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变.态。

  还没等我想清楚,小姨已经转身向卧室走去,在快要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看着我说道:“做错了事情,就必须要罚。让我想想......我就罚你......给我按摩好了,以后只要小姨在家的日子,你必须给我按摩一次!要不每天这身骨头都要散架了,我午睡啦!你快收拾把。”

  我傻傻的点了点头,心想这算那一出啊?除了周末,我每天要上学,还要做家务,还要捎带着给人按摩?我又不是电视里那个全职保姆,凭啥啊?

  可转念一想,好像小姨今天没有对我吹胡子瞪眼,态度好了不少,那多接触一些是不是能真正的像亲戚一样相处呢?何况按摩嘛,还不知道谁沾光。

  梦里居然梦到小姨拿着一条贴身的全镂空内.裤走到我旁边让我给她按摩,只要按摩的舒服便把这条内裤奖励给我。

  我看着那内裤几乎全部要镂空了,上面还有浸.湿的痕迹,心里又莫名的躁动起来,下面也不听使唤的顶起了帐篷。

  我想先把内裤拿到手再给小姨按摩,可小姨突然端着一盆水出来说要洗干净才能给我,我不同意,两人便争夺起来,结果一盆睡顺着我脑门就浇了下来,气的小姨直拧我......

  不对,为什么感觉梦这么真实,那浇在我头上的水还有股子酸味,流到嘴里还辣辣的!而且拧的这么疼!那种疼痛感让我直哆嗦。

  我猛的睁开眼睛,立即感觉到一股液体正在我头上浇着,我慌乱中拿手去挡,用胳膊摸了一把眼睛,竟然看到姐姐站在我床边,一脸怒意正端着我做的那盘拍黄瓜把醋和蒜末倒了我一头一脸,另一只手还掐着我胳膊。

  徐笑月端平了盘子,看着我醒来惊慌的样子好像很得意:“你个混蛋!你是傻的缺根弦还是脑袋被门夹了?随便乱动我的东西,你想死吗?”

  我不明所以,我只是替她收拾了房间,把断了的黄瓜做成拍黄瓜,这也不至于这般羞辱我吧?可是我昨天晚上偷看小姨被她撞到,这算是有把柄在她手里了,她要是告诉小姨,就算小姨再大方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  想到这里,我实在不敢再顶嘴,只好说道:“姐,我就是给你收拾了下家,给你把黄瓜做好了菜,我看你平时老爱买黄瓜回来去卧室吃,要是不好吃我给你重新做,做到你满意位置,一定让你吃到美味的黄瓜。”

  “还说!还说!你个死流氓,死变.态!我那黄瓜是吃的吗?”姐姐一听我提黄瓜的事儿顿时发飙了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,将黄瓜劈头盖脸倒了我一身。

  “姐!姐!黄瓜不是吃的还能干啥!?”我慌乱的甩着一身的黄瓜,心里暗忖这怎么就和流氓与变.态扯上关系了?难道拍黄瓜带个“黄”字就是黄菜?那黄飞鸿还成小黄人了呢!

  徐笑月一听脸更红了,急的直跺脚:“我,我、我和你个沙比说这么多干什么,黄瓜非要吃的吗?啊?我不开心了摔黄瓜行不行?我开心了扔黄瓜玩儿行不行?我要你管了吗?你个土老冒,你个傻.屌.丝,你个死中二,你真是犯贱!真不知道你那土妈土爸生你出来做什么!”

  我一听就火了,我特么的好心给你收拾,好心给你做菜,凭啥这样骂我?连我爹娘都捎带上了,你骂我随便骂,他们招你惹你了?

  我拍出去的巴掌收回来使劲儿敲了下自己,因为我有LUO.睡的习惯,这又是夏天,所以睡觉时什么都没.穿,一掀毛巾被直接全露了。

  最要命的是刚才在梦里梦到小姨那性感样,下面早坚.挺了的,即使现在这一通闹还没有完全退下去。一根快20CM的粗黑那物事儿就挂在那里晃来晃去,人家一个女孩子能不骂流氓吗?

  “怎么了,喊什么呢!?”我正要扯过毛巾被围住自己下面,不想小姨推开门走了进来,将眼前的一切全都收入眼底。

  在看到我那物事儿时明显愣了一下,又多看了两眼才反应过来大骂道:“陈富贵!你耍流氓耍到你姐姐身上了?这么有本事出去祸害别人去!还不给我穿上衣服!”

  我一时间又是气愤,又是委屈,还害怕她直接把昨夜的事情都告诉小姨,百般滋味上心头,实在不是个滋味。

  想我原来和父母一起,虽然生活在穷山沟里,累点儿,苦点儿,没有好吃穿,没有汽车楼房,可生活的开开心心,有人疼,有人爱,哪里用的着生这个气?

  想起父母已经远去,自己又是这个状态,越来越觉得委屈,蹲在那儿吧嗒吧嗒掉起了泪,心里要恨死这个家,恨死这个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姐姐!

  我正在这酸苦着,突然听到对面小姨卧室里喊了起来:“我不要他!有他没我!我不要那个沙比贱.货住在咱家!”

  我刚平复了点儿的心境又愤怒了,我沙比?我贱.货?真亏你骂得出来!妈.的,以后逮着机会一定要把你徐笑月往死里整。

  小姨哄了她老半天,哭声才渐渐消停。小姨来到我卧室将门关上,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大嘴巴子,扇的我一边脸瞬间就肿了起来。她还想扇我另一边,却被我下意识的挡了下来。

  这下她可怒了,两只手张开照着我身上脸上噼里啪啦的乱扇起来,一边嘴里还骂着:“你个小畜生,好心把你接过来就是来造孽的么?还嫌我不够烦的给我找事儿么?你姐的东西是你能乱动的?啊!你个小不要脸的!想要气死我不是?......”

  我就蹲那抱着脑袋不敢啃声,任凭小姨的巴掌乱扇。我心里就快要憋屈到了极点,小姨就不分青红皂白,问都不问就过来打我骂我?我其实根本就没犯什么大错,至于这样打我么?要不是我不够那什么成.人年龄,我真恨不得离开这个家,哪怕每天吃糠咽菜我也愿意。打,打吧,反正我没了爹娘,你们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把,我都忍了!

  “啪!”的一声,小姨看我倔的很,抄起她的苹果6SP就拍在我脑门上,将屏幕也拍碎了,冲着我怒吼道:“道歉!!”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栏目最新
热点内容
相关内容
    无相关信息